纪录片从业者调查丨陈汉元: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干电视,还要干纪录片!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5-11 15:10:27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干电视,还要干纪录片!


《中国纪录片从业者生存状况调查》是国内首次对纪录片从业者进行的画像和研究。纪录片从业者的调查关注纪录片界的真问题,着眼于纪录片人真实的生存状态。

我们将陆续推出对纪录片从业者的专访,第一期采访嘉宾:陈汉元


陈汉元,浙江人,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中央电视台专题部、社教部、总编室主任、副总编、副台长,以及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副主任。

曾参与电视纪录片、电视剧创作。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有《收租院》、《话说长江》、《话说运河》;《北京人在纽约》、《苍天在上》等。同时为电视剧《武则天》、《雷雨》等撰写主题歌。



纪录片从业者生存状况调查组就纪录片从业者生存状况和纪录片本身等问题对现已81岁高龄的陈汉元先生进行了专访,满满的干货之外是陈老先生对纪录片的执着与深情。

中国纪录片从业者生存状况调查——专访陈汉元


 

Q

什么是纪录片的“真实性”?

追问、自然、真实

陈汉元:我呢,一辈子都认为纪录片要坚持:你拍的东西是真的,你拍的对象是自然背景里头的人物,事件的经过、脉络,都不是纪录片作者编造的,要经得起追问、调查,并保证我们的记录都是真实的。

Q

纪录片工作者怎样才能干好本职工作?

发现、记录、表达

陈汉元:首先是对题材的发现能力,你发现了什么,发现的东西有没有意义;其次是记录得认真与否;第三个是表达得是否精彩,因为片子编排直接影响表达的结果。

Q

如何看待一个纪录片从业者的能力?

本事、认可、顺应潮流

陈汉元:在电视台拍纪录片,特别是在央视拍纪录片,拍什么,不拍什么,不完全由你自己决定。我觉得我的本事就在于,我想拍什么会让领导同意,最后不但是同意,领导还欣赏。而又不违背自己对社会的总体的认定,也不违背社会的总体走向。

Q

就目前来说,纪录片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好吗?

喜忧参半、代价

陈汉元:这个不能简单的来说。好些拍纪录片的人,他不是盯着一个主题,一部片子。他可能穿插着忙碌,这种情况下,质量其实就很成问题。但是现在也有好处:更能兼顾兴趣

总的来说就是喜忧参半吧!现在的环境和过去比,确实更加自由。但自由也导致没把握,尤其是在公司拍摄。投资和播出平台都是问题和风险,都会有苦恼和负担。所以,职业的自由都是有代价和背景的。

Q

如何平衡纪录片本体承担的社会价值和拍摄者个体的兴趣呢?

需要、兴趣

陈汉元:我相信凡是拍纪录片有一点成就的人,大概都在做一件很重要的工作:使领导部门或者整个形式的需要,和你的兴趣相结合。如果只是时代、领导或机构的需要,而你对这个东西毫无兴趣,作品肯定就像淡而无味的菜。

搞纪录片不能像炒菜,靠味精是不行的,还得靠你本身的发现,你的记录,你的表达。所以,纪录片承担着一定的社会责任,从业者们则是需要根据实事,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根据自己的兴趣来创作这个东西,让它更有趣,而不是索然无味。

Q

面对这种现状,对纪录片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创新、思想

陈汉元:首先考虑社会需要,然后考虑兼顾兴趣。兴趣放在第一位,是要吃苦头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青年人首先要考虑自己的选题、拍摄方法、拍摄风格是否有把握被采纳

刚踏进纪录片大门的孩子们,要抱着:一定要创新的观念,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因为你们可能会碰到各式各样的问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对待。很难说将来纪录片拍出来,社会是否需要。



发表